本站唯一网址:Www.AdminBuy.Cn 加入VIP即可下载全部模版,联系QQ:9490489

新生意:造飞机新势力,已超170家获融资

原标题:新生意:造飞机新势力,已超170家获融资

Uber、空客瞄上的电动航空出现领域,最后又有多少能坚持下来

过去的两年里,人们看到了越来越多关于城市空中交通(UAM)的消息,不仅有多家初创公司出现,像Uber、空客等大型企业也有意将业务扩展到此领域。

展开全文

看到Uber Copter直升机从肯尼迪机场到曼哈顿的多模式飞行服务,或者在纽约获得了不少吸引力的Blade服务,又或是Skyryse积极投资开发的自动驾驶UAM技术,并有望实现低成本城市飞行时,是否感到兴奋?

至少从参加UAM年度大会的人数上可以看出,该领域的关注度在短时间内有了不小提升。该会议在2019年吸引了超过1200人参加,而2017年只有几百人。

2017年5月19日,AeroMobil位于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的总部里,展示着该公司的飞行汽车

创业热潮

人们对电动飞行工具的潜力普遍抱有希望,尤其是在城市内的交通出行上。正因为如此,对重量超过55磅的电动飞行器支线航空的投资激增。

罗兰贝格公司数据显示,目前已有超过170个电动航空概念被提了出来。比如eViation采用固定机翼、在区域间飞行的Alice、Ampaire的Skymaster、使用氢燃料电池的ZeroAvia、基于eVtol理念的CityAirbus和Volocopter、单座的BlackFly、运动型Lilium、Pipistrel、陆/空两用豪华飞行汽车Terrafugia和AeroMobil等。

其中,投资者仅在电动垂直起降(eVtol)概念产品上的投入就超过10亿美元。这还没算上用于货物运输的概念产品,如Volans-i、SabreWing、Elroy或贝尔的APT 70。

那么问题来了,对于投资者来说,这会是获得巨额回报的千载难逢的机会,还是说会落得一场空?

一般情况下,这将取决于一家公司提出的概念和它想要实现的目标。但在UAM领域,与其他新技术推广不同的是,客户是否会接受此种出行方式将是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。

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我们掌握的所有证据都表明,更低的成本和点对点服务将刺激需求,让更多人不再偏好驾车出行(或用卡车运输)。

如今已有好几家航空公司就这些新概念签署了(通常是非约束性的)意向书。比如海角航空就于近期宣布订购eViation和Ampaire的50架电动飞型产品。

尽管客户的需求得到了证明,但在170宗已获得融资的交易中,很少有大规模融资。

而那些已获得大量资金的企业往往是寻求与政府、战略伙伴或富商的关系中获益。例如,波音的HorizonX和JBTV就为Zunum提供了资金;英特尔资本、捷蓝航空技术投资、丰田AI投资、DIU和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等都是Joby Aviation的资金来源;拥有沃尔沃的中国汽车公司吉利则为Volocopter提供了5500万美元的资金。

罗伯特·钱德勒(Robert Chandler)的克莱蒙特公司资助了eViation及其推进设备供应商MagniX;拉里·佩奇(Larry Page)、波音的HorizonX和DIU资助了Kitty Hawk。

除了投资创业公司,战略参与者通常对自家提出的概念给予资金支持,如空客的CityAirbus和Vahana或波音的PAV项目。

寻找投资者

那么机构投资者为什么不好找呢?显然,他们有充分的理由保持谨慎。

本世纪头十年里,爆发了关于超轻型喷气式飞机的投资热潮,各种新飞机设计在创造出与今天同样令人兴奋的局面的同时,也造成了一些惊人的财务困境。

举例来看,花费14亿美元开发、认证和投产的Eclipse 500,不仅导致Eclipse航空公司在2008年破产,也一并导致其主要客户Dayjet破产。

9月16日,Volocopter在欧洲城市中心完成了首次示范飞行,将拥有18个旋翼的无人操作飞机送上斯图加特的天空

本田在上世纪末开始超轻型喷气式飞机项目并于2003年进行了首飞测试,但直到2015年12月,它才开始交付产品。在这期间,此项目的投入成本超过10亿美元。

更重要的是,这种情况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改善。迄今为止,该领域依旧缺乏大规模的私人机构资金,使得发展各种概念产品的财政需要与现有资金之间存在缺口。

尽管目前电动航空的总资金需求具体是多少并无确切数字,但从历史上来看,即使是在拥有计划周密、执行效率高的概念情况下,认证一架新飞行产品也可能要花费数亿美元才行。

换句话来说,就算这170家新成立的电动航空公司各自只需要1亿美元(一个相当低的数字)的资金支持,合计起来意味着该行业将需要170亿美元的总资产。要是换成2.5亿美元成本的话,行业所需资金将超过400亿美元。

然而,根据2018年第四季度PitchBook风投报告,2015年至2017年,整个风险投资行业每年在所有行业的投资约为800亿美元,而2018年的投资总额为1309亿美元。

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UAM所要求的都是将大量资本分配到一个相对较小领域。

“那又怎样?”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提出这样的质疑,毕竟,资本就该流向机会所在的地方。

可不幸的是,对于UAM初创企业来说,现金流量已经达到对机构投资者构成挑战的地步。

假设一家软件初创公司的老板遇到了风险投资家,他可能会这么想:“我有一个很棒的产品,5年内就能获批销售。如果成功了,会赚很多钱。与此同时,我计划每月花费200万美元。你愿意资助我1亿美元,以防总开销达10亿美元吗?”

在软件初创企业中,创业者关注的是最小可行的产品,通常只需要针对有限的初始用户群提供有限的功能,就可以为扩展业务奠定基础。相比之下,对航空初创企业和使用其产品的航空公司的认证要求,从一开始就抬高了投资的门槛。

当然,依旧有企业能够想办法得到他们所需的经费,但在研发过程中消耗的那数千万甚至上亿美元,最后换来的实际收入却很少,或者根本没有。

发现机构融资出现的问题了吗?当种子基金用完,接下来才是真正的“抢椅子游戏”时间。不过,尽管存在资金缺口,仍有大量的市场机会和融资渠道可以利用。

简而言之,幸存下来的企业需要做的,是谨慎管理现金流、拥有可靠的融资策略,并创建能展示财务动向的业务模型,即使是在早期产品的技术受限制,达不到市场的要求情况下也是如此。(文章&图片来源:Forbes,作者:Dean Donovan)